怀念旧版 | 初中部网站
您现在的位置:www.18luck.tv中学>> 教学教研>> 理论探索

理论探索

中国教育30人论坛 第一场对话 纵论教育改革

作者: 来源: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4年12月31日【字体: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国际顾问、世界著名未来学家、肯尼迪总统教育部助理部长奈斯比特先生及夫人

教育需要革命,而不是改进。

教育不是盛满一个篮子,而是点亮一盏灯。

 

 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 钱颖一

我们不能完全的否定中国教育的成绩,因为中国过去35年经济高速增长,如果教育是完全失败的话,这是没有可能的,肯定成绩是容易的,但是肯定到点子上也不是那么简单。

杰出人才是培养出来的吗?也许不是,杰出人才很可能是在有利的环境中冒出来的,所以说创造环境,或者说培育远比培养更重要。

人重于才,因为人不仅是手段,人更是目的。在我看来中国教育的首要问题还不是如何培养杰出人才的问题,而是如何培养真正的人的问题。

 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香港大学原副校长程介明先生

现在全球都在教育改革,几乎没有国家不说教育改革,但是教育改革的意义在不同的地区、国家,有完全不同的意义。

教育改革在于返璞归真,以学习为主,我们现在的教育基本是学历为主,不仅是中国,全世界都是如此。

 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民进中央副主席 朱永新

建议教育行政部门不应该再有自己直接隶属的学校,包括大学、中小学。可以把高校分为国立大学、省立大学、私立大学和民办大学。不再有直接隶属的中小学,国内大学和中小学分别由各级政府举办,教育机构进行管理,专业机构进行评价,社会和专业机构进行评估,政府进行拨款。

现在教育行政部门既有自己直接管理的学校,同时也有其他类型的学校。我们教育界有一个形象的比喻,有干儿子,有亲儿子,甚至还有野儿子。这几种很难真正的公平对待。

我们的教育改革应该把更多的民间的力量结合起来,吸引更多的民间资本,民间智慧进入学校。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民盟中央副主席 徐辉

高等教育外延式的发展模式未来应该不要再走了,不要再拼命追求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指标多少、合并大学,而是走内涵式发展,面向市场和社会,让学术更好地发挥力量。

大学要按照大学的规律办学,让大学享有必要的自主权,在健康的环境中发展。

应该创造一个环境,让更多的有特色的大学涌现出来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

大学办得好不好,不全看主事者的个人道德。校长书记都很清廉,但大学越办越差,一直在走下坡路,浪费了纳税人大量金钱,也辜负了学生们的殷切期待,这种情况下,怎么办?除了政府主管部门,还有谁能代表民众或纳税人来对大学实现有效的监督?

(十年前开展的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)最后弄得鸡飞狗跳,且收效甚微。这里的关键,一是中国不存在很有公信力的第三方评审机构;二是中国大学千差万别,很难用同一把尺子衡量;三是没有官方背景的人家不信,有了官方背景又变成了另一种行政权力。与其这样,不如鼓励各大学(尤其是声名显赫的好大学)自己负责,在寻求学术视野、进行自我批评的同时,实现某种意义上的社会监督。

各大学若真有上进心,愿意吸纳外界的智慧,且接受社会的监督,完全可以用心用力,努力经营好这一既非规定动作、也无既定目标、尚未定于一尊、可以自由挥洒才情的机制或机构。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国务院参事室参事 汤敏

孔夫子是一个人教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,现在的老师能不能达到这样的劳动生产率呢?达不到。现在尽管学校大了,老师人均教的学生应该说是越来越少了,这就是为什么教育的投资越来越贵。

未来的社会是人人创新、万众创业的社会,而不是过去的在生产线上,把人培养成螺丝钉型人才的社会。教育需要一场革命。

中国现在教育有三大问题:第一是教育不公,第二是创新不足,第三是做不到终身教育。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学术顾问、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顾明远

教育要从全社会思考,甚至要从全球的变革来思考。有了全球的观点,我们才能够对教育有一个比较全面的看法。

促进教育公平,提高教育质量,永远是教育改革的主题,现在仍然是要把促进公平,提高质量放在我们教育改革两个最重要的工作。

教育改革首先要改革教育观念,同时要改革制度。观念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观念要有制度支撑,有了制度以后依法执教,用制度促进改革。观念的转变和制度的建设两者要结合起来,相辅相成。

我认为我一生当中做的工作并不多,但是有一项是我自己比较满意的,就是我为中小学教师争取到了专业学位,现在中小学老师可以拿到教育博士学位。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 张志勇

择校热、学区房等问题的背后反映出重大的社会问题,就是教育公平的问题。教育公平比阳光更可贵。

各级政府要推进教育资源均衡化,必须进行教育资源的重新配置,包括教师资源的配置、教育经费分配等,都要一视同仁,不能有亲儿子、后儿子、野儿子之分。

很多人理解上好学等同于重点学校,等同于优质资源。如果在有学上和上好学之间划等号的话,中国的教育永远无解,中国教育人永远无法解套,因为所谓重点永远是少数学校。

教师是一个精神享受为主的行业,因为和成长中的生命打交道,职业幸福感来源于聆听孩子生命成长的拔节的声音。我们要给老师生活的尊严,以此来建设一个教育强国。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甘肃省教育厅厅长 王嘉毅

基础教育发展,首先需要重新构建改革的方向和目标。方向错了,很多问题都没有办法谈论。

教育公平的核心不是建标准化学校和城乡一体化,而是多样化,是满足不同学生的不同需要,适应学生不同的禀赋。统一模式、统一标准,我认为是和公平背道而驰的。

公平没有做到不一定有责任,但是安全出了问题,就会有重大的责任。现在的老师、校长、教育局长的工作核心是保安全,结果该管的没有管,学校的质量差了。

从小学开始,家长的期望都是孩子上北大清华,这样恶性的竞争扼杀了很多儿童的创造性和天性。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华中师大教授、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周洪宇

教育改革的含金量不够,我们有一些应该出台的改革措施没有出台,有一些已经出台的措施在执行当中又打折扣。

我们国家可以考虑参照日本和韩国的情况,把义务教育阶段公立中小学教师界定为教育公务员,或者是准公务员,或者说特殊公务员。

好学校首先要有一个好校长,这个校长要有正确的办学理念,有人格魅力,要有创造力,创造性。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成都武侯实验中学校长 李镇西

既然政府说要杜绝择校生,就要说到做到。现在很多地方其实是默认,睁只眼闭只眼。怕就怕政府阳奉阴违,说公平又搞不公平。

老师们的每个行为都在决定教育公平。现在少数老师也很爱学生,但只爱家长“有表示”的学生,这叫什么教育公平呢?

相当一部分地方名校集团化是忽悠老百姓的,挂一个牌子,总校每年收点品牌费而已,最后的结果,优质资源不是在扩大,而是是在稀释,没有实际的意义。

我认为与其把学校越办越大,不如越办越小,学校小自然就为均衡化创造了条件。

我第一天做校长就跟老师们讲,我没有带印钞机来,不要指望换校长就提高教育,这是我做不到的,这是政府的事。我尽量帮你们体会到职业的幸福,这是我可以做到的。

第二场对话求解钱学森之问:高等教育改革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北京大学教授、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副会长 文东茅

大学在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方面走了背道而驰的路,应该提供个性化的教育,因材施教。高等教育阶段尤其应该注重个性化的培养,注重创新人才的培养。

现在高等教育在做什么?是标准化的入学考试,标准化的升学毕业渠道,统一的追求就业。

有一篇微信说,哈佛大学招生不是高分的学生,而是有意思、有趣味的学生。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国务院参事室参事 汤敏

在自由的思想里才能出现有理论突破的大师,但我们的环境还不好,一搞就触雷了。如果没有自由开放的环境,很难在重大的问题上有所突破。

如果真的按照“举国办体育”的方式,以“举国体制”培养出几个诺贝尔奖来的话,有意义吗?

我认为现在需要的是全民的的创新,我特别担心的是用竞技体育的方式去培养几个对我国意义不大、而且要花费大量金钱和精力的诺贝尔奖。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民盟中央副主席 徐辉

我不赞成说大学没有培养出杰出人才,尽管我们的大学时间很短,受过冲击,但是大学还是培养出很多杰出人才。举个例子,杭州的普通学校培养的人才已经成了亚洲的首富(马云)。

当今世界也是很少产生大思想家的时代。整个世界都是均值在提高,方差在缩小。

大思想家也好,杰出人才也好,不是大学能够直接培养出来的,但是大学对产生思想家、杰出人才仍然具有非常重要作用。

全世界的科学中心转移在世界是有规律的,从当初的意大利转到英国,再转到后来的法国,再转到德国和美国,经过了五次的转移。现在的世界中心是在美国。

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、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项贤明

大学过度的行政干预,是目前抑制我国大学创新力,影响我们国家创新人才培养最主要的原因。

大学里面普遍存在学术权力过小、行政权力过大的问题,政府不断地干预学校、强化行政权力。行政干预诱导着学术不得不按照行政权力的逻辑运行,这是对大学最严重的伤害。

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,一个人被剥夺了其中一条,很难称之为知识分子;一个大学,被剥夺了其中一条,很难称之为大学。

行政过渡干预是对我国的创新力最主要的、最强大的、最根本的毒害,此害不除,我认为创新无望。

收藏 打印文章